当前位置: > 新机快讯 >

多角度展示中日文化交流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日期:2018-03-28 00:44 浏览()

  如今,人们参观博物馆,主要看的是其中的藏品,很少有博物馆能靠其建筑本身成为一个重要景点的,除非像故宫或者卢浮宫那样的古代。然而事情总有例外,在日本滋贺县的深山里,就有一个以建筑之美而闻名于世的博物馆,那就是著名的美秀美术馆(MihoMuseum)。

  美秀美术馆建于1997年11月,创立者小山美秀子女士(1910-2003),不惜重金在全世界的拍卖会和文物市场上买下了大量文物精品,除了日本本土文物之外,也包括埃及、西亚、中国乃至于古代美洲的艺术品。

  有趣的是,美秀美术馆从建筑外形到展出文物,与中国有着深厚的渊源。近期,美秀美术馆的二十年特展,更是从多角度展示了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。

  美秀美术馆的设计者是当代建筑大师贝聿铭,他1917年生于广州,家里是苏州的望族,从小受传统文化熏陶。贝聿铭在设计建筑的时候,采用了东晋陶渊明的名篇《桃花源记》为设计灵感,将美秀美术馆设计成了传说中桃源乡的样子。《桃花源记》的原文是这样的:“(渔人)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。渔人甚异之,复前行,欲穷其林。林尽水源,便得一山,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便舍船,从口入。初极狭,才通人。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”。所以美秀美术馆进大门之后,就是一桃花林,中间一条小道,每年春天桃花开的时候美不胜收。走到桃花林的尽头是一座小山,山间有个山洞,看不到对面,但山壁上全是银色的金属板,能反射出和蔼的。在山洞里前行,走过一个弯之后,会看到前面豁然开朗,一座如竖琴般的银色吊桥之后,山色隽秀,建筑清幽,它正是美秀美术馆。

  美秀美术馆被为是现代博物馆建筑中的巅峰之作,也是贝聿铭最负盛名的代表作。它太富有诗意了,陶渊明笔下的传说被落到了实处,一年四季,每一个前往美秀美术馆的人,都会惊叹于那第一眼的惊艳。实际上,做建筑最难的不是创意,而是实际的落地,自古以来,想建造桃花源的人不止贝聿铭一个,但是谁都做不到美秀美术馆这么极致。在天人合一的美景后面,是无数精密的设计。首先馆场的地形要合适,还要山清水秀,建筑施工也要特别细致,山洞隧道里每一块银板的角度都是计算过的,为的是确保内部的和光线的柔和,桃花会把隧道映粉,枫叶会把隧道照红。设计上一点一滴的心血,带来的是一点一滴的美不胜收。

  贝聿铭认为建筑设计的核心是对光的运用,所以从隧道到博物馆内部,都有极为出色的光影效果。一进博物馆大门,大厅对面就是六扇玻璃门,后面山景开阔,两棵松树迎宾而出,在玻璃门的映衬下,仿佛是古代的六曲屏风,要是冬天下雪,那就是名作《雪松图》的景色,只是从画上走进了。

  美秀美术馆在建筑艺术上的成就,在的博物馆建筑中独树一帜,所以自建成之日开始,美秀美术馆就以“桃源乡”自称。2017年是美秀美术馆建馆20周年,纪念特展的名字叫做“这里就是桃源乡”。

  无论建筑有多美,博物馆的核心功能依然还是展示藏品,传达艺术和知识。是否有艺术史上的精品,是否很好地传达了“美”的概念,是博物馆一定要回答的问题。特展“这里就是桃源乡”就是美秀美术馆作为一个博物馆而给出的答案。特展分几期展示了美秀美术馆最精彩的收藏,其中颇有一些难得的精品,值得细细品味。

  美秀美术馆分为南北两个展馆,北馆展示日本本土的文物,南馆展示其他的文物,但两个馆都有一些来自中国(或者和中华文化相关)的艺术品。日本本土的文物怎么会来自中国呢?这是因为日本自文明兴起以来就不断向中国学习,自古以来就大量收购中国的工艺品和图书画卷,先模仿再创新,最后形成了自己的风格。那些在日本自古流传的中国文物,已经成了日本文化中非常关键的组成部分。

  在日本文物的展区里,笔者看到的第一件中国文物是一幅团扇画,叫《风柳蝉蝶图》,画的是蝉和蝴蝶,相传是南宋初年马和之的作品。笔者仔细观察后,发现这件作品的用笔方法和马和之完全不同,是南宋晚期或元代的作品。估计是日本商人在元明时代从中国购回的,那时候日本幕府将军很喜爱中国的“唐物”,大量收购,这幅画可能是当时或稍早一点的作品,按上宋代名家的名字就给高价卖了。不过,过了这么多年,普通宋元画的价值也很高了。这类宋元高古画美秀美术馆里有好几幅,是古代艺术交流的,但算不上的极品。

  不过日本也收购了一些宝物,最典型的就是陶瓷器。中国传统的茶道自明初废止,古人喝茶的工具都没用了,那时候正好赶上日本幕府重金收购,于是精品就全部卖给了日本。南宋最精美的茶盏称为曜变天目或者油滴天目,斑痕晶莹剔透,美不胜收。特展上展出了一只曜变天目茶盏,是江户年间大名前田家的旧藏。笔者认为这个并非是曜变天目,因为星星点点的斑痕都不大,应该叫油滴天目茶盏。然而这个茶盏非同寻常,一颗颗油滴在漆黑的釉面上闪烁不定,发出七彩。随着目光和光线的转移,油滴的颜色也会转变,仿佛现代钞票上的防伪光变油墨一样。笔者见过无数古代瓷器,无一能有如此效果,简直是神乎其技。

  特展上也有很多日本传统的艺术品,美秀美术馆整体艺术格调很高,文物在审美上都是靠得住的。有几件特别令人印象深刻。比如“紫檀螺钿宝相华凤凰文平胡箓”,是一个装弓箭的匣子,的镶嵌工艺是唐代传入日本的,华丽动人,大概是现存同类物品中最好看的一个。另外还有一件绘制于1795年的《黑鲸白象屏风》,作者是绘画大师伊藤若冲,的大象看着很有画的效果,然而风格又很古朴,是日本艺术史上的杰作。

 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,美秀博物馆南馆的展示或许更有趣一点,因为琳琅满目的都是世界各大文明的精品,有些就算放界的大博物馆里也会很显眼。比如,有一尊来自巴基斯坦的健陀罗石雕佛像,是公元2至3世纪的作品,高达2.5米,佛像容貌慈祥,雕工精湛,和白沙瓦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大石佛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还有一个公元前1世纪中亚地区的来通杯,杯头是一只大山猫抓着一只鸡猛咬,来通杯的出口就在鸡的胸口上,如果倒的是葡萄酒,就会看到鲜红的酒水从公鸡胸前喷涌而出,仿佛是被大山猫咬出来的一样,设计巧妙,令人叫绝。美术馆里的文物来自各大文明,而有的文物本身就是各种文明的混合体,例如一件“勋章动物地毯”,高约6米,很是壮观,是当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苏丹御用的地毯,有伊斯兰的,有中国的龙凤,还有源于古代波斯的狮子狩猎图,堪称文化交流的典型。

  南馆里的中国文物更是精品众多。比如西汉的“圆筒形车马金具”,它是个四节的伞挺,满满的雕刻着人物、飞鸟、走兽等图案,非常华丽,在同类物品中仅次于1956年定县出土的“西汉错金银镶松石狩猎纹铜伞铤”。后者是中国不得出境的极品国宝,美秀展出的这件虽然略有不如,但也相当于一级文物了。另一件极品是一套石床屏风,一排12件,是放在棺床上的石屏风。画面上的人物大部分是来自中亚的粟特商人,还有一些看起来是中原人,应该是粟特商人在中原去世后,在其的石屏风上融合了中国和中亚的艺术。这种粟特文化的石屏风或者石棺椁在中国北方各省发现了不止一套,最典型的是山西博物院收藏的隋代虞弘墓石椁,也是精雕细刻着粟特商人的生活。这些文物的年代集中于北朝晚期,美秀美术馆这件原来认为是北齐(550-577年)的作品,现在重新考证为北周(557-581年)的文物。

  美秀精品文物众多,但是有一个遗憾之处,那就是文物虽然能看出年代,但普遍缺乏考古信息,这就给文物的价值打了一个折扣。美秀的文物都来自正规的拍卖市场,不过更早源流往往被卖家保密,笔者看了半天也只能确定几件文物的出处。比如,有一个战国时期的青铜人物灯台,应该是上世纪20年代洛阳金村大墓出土的。有人认为金村大墓是周王陵,但是考古现场被当地农民和古董商哄抢一空,所以也无从确认。

  美秀美术馆有一个令人尊敬的地方,就是如果馆藏文物被确定法走私的,那就算他们花了很多钱,也可以无偿归还,这是一般的收藏机构很难做到的。在美秀的特展上,笔者见到了一件精美的“蝉冠像”,像高120.5厘米,头后面雕刻有巨大圆形头光,身躯修长,戴高冠、披帛带、着长裙,装饰华丽,最典型的是头冠正中的蝉纹,非常罕见。这尊精美的雕像制作于公元536年左右,是北朝文物,1976年出土于博兴县。雕像出土后被当地农民打成几截,背光也被割下做了桌面,后来在当地文物工作者的努力下才被收集起来,重新修复,可惜断掉的手臂再也找不到了。

  1994年7月,这尊像被窃贼偷走,然后运到国外拍卖。拍卖行没有深究文物的来源,就将这尊高价卖给了美秀美术馆。1999年,国内文博机构得知被盗文物在美秀美术馆,就通过外交手段进行追索。美秀美术馆展现了极大的诚意,同意将高价收购的珍宝无偿归还,赠予博物馆。为了表示感谢,博物馆也同意每五年将文物拿回美秀做一次展览,让它作为中日文博机构友好交流的。

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