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> 新闻资讯 >

军旅画家安茂水笔下的锦绣河山

发布者:admin
来源:未知 日期:2018-03-28 00:45 浏览()

  他是千百万人民子弟兵中普通的一员,从戎岁月,数十年风雨,弹指一挥间。追寻故去的时光,千山万水留下他艰辛跋涉的足迹;放歌希望的明天,万里航程再次奏响生命的乐章。他的身影,一次次走进人们的视野;他的名字,一次次被载入史册典籍;他的作品,一次次摘得艺术的桂冠。他用朴实的语言,真诚的劳作,践行着一个军人豪迈的誓言。

  自古以来,在这片神圣的土地,不知留下了多少,令人荡气回肠的历史典故;不知上演了多少,悲喜欢歌。胶南在历史上,是有名的“东方胜地”,古琅琊郡所在地。

  徐福东渡、始皇东行,过往的历史云烟,定格成。厚重的文化,悠久的历史,成就了无数文人墨客的名篇佳作,造就了无数英雄豪杰的大气。

  1958年10月9日,安茂水出生在胶南一个风景秀美的村镇。他排行老七,上有两个姐姐,四个兄长。源于老小的缘故,父母对小儿子疼爱有加。姐姐、哥哥自不待言,对弟弟倍加关爱。

  小时的茂水,便出与众不同的气质。他是个爱思考,听话懂事的好孩子,遇到不明白的事理,总要想方设法以其得到解答,方才。好在大海离家不远,约莫三十华里。他时常一个人来到海边,与大海交谈,枕着涛声入梦,少儿的奇思遐想,在心里起舞飞翔。

  茂水的祖辈在当地,也算大户人家,十里八乡。崇尚文化,善交贤达,令人敬佩。适逢家中宾朋满座,长辈们把酒临风,谈古论今……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静候一旁的茂水,自然没有闲着。大人们的谈话,虽说不甚明了,可他明白个中的道理:要想日后有所作为,必须拥有广博的知识,从小打下的基础,方能父母养育之恩,长大后报效祖国。他的心胸日渐宽广起来,一个美好的梦想在心底放飞……少年壮志,豪情万丈。在文化底蕴深厚的胶南大地,千百年来,文人倍出。受家乡的影响与艺术的熏陶,让安茂水对木版年画、书法情有独衷。从此,他如鱼得水,如鸟投林,醉心艺术,开始漫长求艺之。

  七岁开始,安茂水求艺,一遍遍临帖古今大家的范本,追求书法艺术的精髓。利用假期,遍访名家,不耻下问,达到忘我的境界。

  转眼数年过去,昔日那个豪情少年,越发的自信与从容,练就一身过硬的“真功夫”,艺海泛舟,大显身手。他从众多同龄人中脱颖而出,大凡见过茂水的老人,无不由衷感叹,这孩子是个可塑之才。一幅幅饱含生命活力的艺术作品,张扬着一个求知少年独特的艺术个性。

  “文如其人,字如其人”,在求知、求艺的道上,不断完善学识与,从书本与古人那里,从及所有杰出艺术家那里,汲取前人的艺术精华,开拓人生事业的基石。

  中华五千年厚重的历史与文化,浩如烟海的善本典籍,让人叹为观止。祖国传统的书法艺术,精深,源远流长,陶醉其中,。追寻先贤的足迹,点亮心中智慧的火花,叩开一座座艺术之门。

  1978年,正值风华正茂的安茂水光荣参军入伍。经过为期数月的新兵集训,他成为总参某部测绘大队的一名测绘兵。

  来到军营的安茂水倍感新奇。几个月高强度训练,消瘦了许多,黑红的脸膛……虽说身体有些吃不消,挺一挺也就过来了。

  走进军营的大门,让安茂水懂得了什么是军人,作为一名合格的军人,还有怎样的差距。漫步在军营辽阔的天地,少年时的雄心壮志,再次在心底复生。

  作为一名测绘兵,安茂水与小分队一起,穿行于茫茫林海,跋涉于千山万水……其中的艰辛,难以想象。有时,为了执行任务,十天半月露营在外,难以回程。

  一年夏天,安茂水与十几名战士,外出执行测绘任务。像往常一样嘎斯车喘着粗气,在盘山上前行。行之不远,前面一座高山拦。搭手瞭望,朦胧一片,山崎岖,险象环生,寸步难行。为安全起见,所有人员和装备,全部下车,徒步攀山而行。眼前的大山,高耸入云,雾气缭绕,绝壁之上,杂草丛生,无可寻。……

  怎么办?是打道回府,还是绕道前行……无功而返,那不是军人的作风;绕道而行,任务紧迫,程遥远,时间不许可。分队长打量着周围的战士们,询问的目光中,充满了期待。他何尝不能体谅战士们,在此安营扎寨,领略美丽风光,美美休息几天。无数次外出执行任务,深厚的战友情谊,一次次的,战士们从未退却。那是多年的默契与信任,如兄弟般的情感,感天动地。

  稍作休息,全体队员整装待发。一种感在心中着他们……战士们手提、肩扛各种测量仪器,振作,向着充满神秘感的大山进发……

  安茂水自告奋勇,走在队伍的前列,充当开先锋。在英勇无畏的测绘兵面前,任何高山,也难以抵挡前行的。记得有位哲人说过:“本没有,前人走的多了,才形成了。”那么勇敢的测绘兵,就要成为走在这条上的第一人,为后人选好前行的。一种自豪之感,在安茂水的心里,油然而升,全然不顾周围是怎样的险境。在没有的“上”行走,程度可想而之,更何况还要精心护理随身携带的测绘仪器。仪器就是他们的武器,就是他们的生命。

  正值夏季,骄阳似火,酷暑难耐,更别说,身负重荷,行难上加难。每前行一步,都要使出的力气。密林深处,蚊虫叮咬不说,还要时刻防范毒蛇和野兽的偷袭。高山深处,如同孩子的脸,一天三变,一会雷雨交加,一会狂风大作,一会艳阳高照。植被茂盛,稍有不慎,脚下万丈悬崖,后果不堪设想。汗流浃背的队员们,彼此照应相互鼓励,一倍加小心,一步步向着希望的顶峰,顽强的进行最后的冲刺。

  耗尽所有力气,已是筋疲力尽,傍晚时分,终于攀上峰顶。举目四望,群山环绕主峰,一览众山小。欢喜的眼泪,尽情的流淌,胜利者的微笑,挂满所有人的脸颊。晚霞映红了整个天空,层林尽染,鸟声婉转,一只苍鹰在头顶盘旋,似乎在欢迎他们的到来。

  屹立于群山之巅,安茂水特别激动。眼前的美丽景致,祖国的壮美山河,目不暇接,令人陶醉。他的思绪飘向远方……感慨万千,心潮澎湃。家乡的父母和亲人,一向可好。他面朝家乡,整了整军容,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  休整片刻,打点行装下山。前面还有无数的山峰,等着他们攀越,目的地还很遥远……走到半山坳,眼看天色将晚,夜幕。体力透支的队员,行越发困难,只得选好地方,支起帐篷宿营。

  野外宿营,大山里雾气浓重,湿气袭人,十分憋闷。一天行军,劳累不堪,困意袭来……队员们不假思索,倒头便睡。半夜时分,一个队员从梦中惊醒。把身旁的安茂水摇醒,低声对他说道:“茂水,你胆子大,仔细听听,好像外面有什么动静,我感到气息不对。”安茂水小心翼翼,顺着帐篷的缝隙往外张望……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四周无数双蓝幽幽的眼睛,盯着同一目标。

  显然,他们已被群狼包围了……没有发起,可能时机未到,等待援军的到来。发现猎物,狼群向来采取协同作战,发挥团队,共同对敌。

  原来这里生活着为数不详的野狼家族,多年来以此为家,倒也相安无事。谁曾想,今天来了一些不速之客,它们赖以的“家园”,只得为捍卫“领地”,发动族群,不惜背水一战。

  正当队员们凝神静气,绷紧神经,准备投入战斗,突然,“砰……砰……”两声清脆的枪响,从外面传来。在这人迹罕至的大山深处,听的尤其真切。一时间,狼群四下奔逃,解除。

  事后方知是住在大山里的老猎人,帮测绘队员们解了围。走出大山的怀抱,见到久别的战友,还有那辆让测绘队员们倍感亲切的老式嘎斯车,已是半月之后的事了。

  入伍三十多年,安茂水爬过的崇山峻岭,不计其数;涉过的激流险滩,更是难以复述。数十年风雨,练就一双过硬的翅膀。八千里云和月,弹指一挥间。

  时至今日,回顾昨天的岁月,往事如昨,历历在目,了然于胸,成为的记忆。秦岭风采,巴山蜀雨,羌藏风情,……无一不留下安茂水艰辛跋涉的足迹,成为他日后一笔宝贵的财富。

  多年野外测绘与为伍,大地为伴。让他更深的理解了生命的意义,人生的内涵,感艺术的真谛。苍山云海,,涓涓溪流,辽阔草原,无垠海洋,高远天空……少年时的宏大志向,在安茂水的胸中,时刻波动着,撞击着,向往着,……

  后经调动,安茂水来到一个全新的单位。的改变,军人的本质没有变。他重又拾起希望的笔,艺术的笔,生命的笔……去思考、去耕耘、去创作。

  近年来,步入艺术的安茂水,情难自禁,创作热情高涨,成就斐然,一发不可收,不断有佳作问世。在篆刻、书法、绘画等艺术领域,博采众长,自成一家,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,取得了令人称叹的成绩。参展作品多次摘得金、大。有的作品被国际友人和博物馆收藏。

  1997年,安茂水参加首届全军书画篆刻大展;1998年,参加“京深港澳”书画名家大联展;2001年,参加“21世纪全国民族情”书画大展;2002年,参加总参“闪光杯”书画大展赛;2005年,参展“智慧旋风”全国艺术博览会;2007年,参加“纪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由西柏坡进驻《新中国从这里走来》”全国书画大展;2008年,为庆祝建国六十周年,应邀为国家档案馆、党史馆等有关部门,题写了《国大系》为卷的“国十三次大阅兵、国将帅人物志、国世纪伟人、国六十年大事记……”等二十八套书名,共六十多卷本。……

  几度风雨见彩虹,真情百花开。三十年从戎岁月,安茂水以其特有的方式,践行着一个中人豪迈的誓言,展现着一个军旅艺术家特有的风采。

  笔墨含情,字秀画香。假以时日,人们有理由相信,这只历经风雨的雄鹰,必将飞得更高,飞得更远……

分享到